用户名:密码:忘记密码
当前位置:首页>网上博物馆>名人事迹

名人事迹

    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笔者从部队转业到普陀山管理局工作后,曾听人说起过郭沫若普陀对联的趣闻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1962年10月25日上午,舟山群岛秋高气爽,海风习习,郭沫若同夫人于立群等一行来到了普陀山。郭老饶有兴趣地游览参了普济寺、悦岭庵,题了“普陀山文物馆”额后,参观了法雨寺“九龙殿”,又提出要上佛顶山。陪同的工作人员觉得佛顶山山高岭陡,担心已70多岁高龄的郭老上不了,便借来一顶轿子。郭老连连摇手说:“不行,我能上就上,不能上就作罢。”他边走边打趣道:“不上佛顶山,等于没到普陀山。你们欺我年老,没门儿,要不,大家来比一比,谁输了,罚诗一首!”
        走到半山腰,郭老有点气喘,便在路旁的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。大家都劝他别上佛顶山了。郭老好像没有听见,眨眨眼睛,神秘地说:“你们看,近处有林木葱茏,远处是海天相映,海边不断传来有节拍的潮音,这景色多么诱人啊!”
郭老借用杜甫名篇,吟起“万牛回首丘山重,鲸鱼破浪沧溟开。”的诗句来,以赞美普陀山景色。
郭老以诗助兴,忘却疲劳,踏着千层石级,一级一级地向上攀登。到了明代抗倭名将侯继高书写的“海天佛国”四字下面,他兴致勃勃地告诉大家,侯继高能文善武,他的书法有独到之处,很值得学习;接着他又有声有色地讲起侯继高抗倭的故事来。大家听得入神,早把罚诗的事忘得一干二净。眼看快到佛顶山了,郭老突然刹住话题,快步上山,想来个捷足先登。大家争前恐后,一鼓作气冲上山顶。等郭老爬上佛顶山巅,大家围了上来,要罚他做诗。
郭老申辩道:“我有言在先,上不了佛顶山,愿罚,现在我不是已经上来了吗?”
可是众人不依,都说他是最后一个上山顶的,就该罚。郭老摘下眼镜,用手巾擦擦脸上的汗水,指着路边一块石碑上书写的“佛顶山”三字,笑呵呵地对陪同人员说:“我有句上联,谁能对出下联?”说罢,出了上联:“佛顶山顶佛”。
大家琢磨一下,觉得这联难对,因为这对联顺读、倒读都要一样。大家苦思冥想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时想不出下联。
郭老微微一笑,走进客堂坐下,刚想喝口清茶,只见他的秘书“登登登”走进门来,笑眯眯地站在他身旁。郭老呷了一口茶,问道:“怎么,你有下联了?”
秘书点点头,对了下联:“天一阁一天”。
众人齐称对得好,可是郭老却摇摇头说:“这‘一天’怎能对‘顶佛’呢?再说,天一阁远在宁波,佛顶山在普陀,应该对普陀山的景物才切题嘛!”
大家面面相觑,无言对答。
郭老说:“我是看见‘佛顶山’那块石碑,一时触景生情,出了上联,我们一起来动动脑筋吧!”
郭老声音刚落,只见于立群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:“下联有了,下联有了!”
顿时,大家高兴起来,以为于立群想出了妙句,便一齐催她快说。郭老也高兴地说:“好,我们洗耳恭听!”
于立群却“扑哧”一笑,摇摇手说:“不,不,我没有下联!”然后指指门外,说:“对出下联的是那位当地粮管所的干部同志!”
那位干部来到郭老跟前。郭老连忙让坐,还亲手端给他一杯茶,和蔼地问道:“贵姓?”“姓郭。”
郭老听了,爽朗地笑了起来:“哈哈!原来还是本家,巧极啦!你把下联说给我听听!”
老郭见郭老如此平易近人,胆子大了,当即对了下联:“云扶石扶云”。
郭老频频点头,连连称赞:对得好!
郭老提醒大家说:“刚才我们看到过,就在侯继高题字‘海天佛国’石上又累一石,状如欹钟,凌空卓立,峻险怪特,危而不坠,常有云雾缭绕景象。石上刻有‘云扶石’三字。”
郭老接着高兴地说:“祖国之大,人才辈出,只要虚心好学,处处有师。真是学无止境啊!”
众人听了,无不点头称是。
郭老一时兴起,当即要来文房四宝,拿起毛笔,饱蘸浓墨,飞笔疾书,写下了一副对联:“大海有真能容之度,明月以不常满为心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