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密码:忘记密码
当前位置:首页>网上博物馆>名人事迹

名人事迹

        孙中山是基督教徒,不过他去普陀山看到了特殊的情景。
        由孙中山先生口述,陈去病代笔写的《游普陀志奇》。
        “余因察看象山军港,顺道趣游普陀。同行者为胡君汉民、邓君孟硕、周君佩箴、朱君卓文及浙江民政厅秘书陈君去病,所乘建康舰舰长则任君光宇也。 抵普陀山骄阳已斜,相率登岸,逢北京法源寺沙门道阶,引至普济寺小住。由主持了余唤笋,将出行,一路灵岩怪石疏林平沙,若络绎迓送于道者。纡回升降者久之,已登临佛顶山天灯台。凭高放览,独迟迟徘徊。已而旋赴慧济寺,才一遥瞩,奇观现矣!则见寺前恍矗立一伟丽之牌楼,仙葩组锦,宝幡舞风,而奇僧数十,窥厥状似乎来迎客者。殊讶其仪观之盛,备举之捷,转行转近,益了然。见其中有一大圆轮,盘旋极速,莫识其成以何质,运以何力。方感想问,忽查然无迹,则已过其处矣。既入慧济寺,亟询之同游者,均无所睹,遂诧以为奇不已。余脑藏中素无神异思想,竞不知是何灵境。然当环眺乎佛顶台时,俯仰间,大有宇宙在乎手之概。而空碧涛白,烟螺数点,觉生平所经,无似此清胜者。 耳吻潮音,心涵海印,身境澄然如影,亦既形化而意消焉乎?此神明之所以内通。已下佛顶山嶷法雨寺,钟鼓镗鞯声中急向梵音洞而驰。暮色沉沉,乃归至普济寺晚餐。了余、道阶精宣佛理,与之谈,令人悠然意远矣(文内标点为编者所加)。民国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孙文志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该文五十年代在普济寺展出,盖有孙中山“月白风清”章。一九六二年郭沫若访普陀时,鉴定是真品,该文复制件现收藏在普陀山文物馆。

        考证,孙中山(1866—1925)名文,字逸仙。广东香山(今中山县)人。中华民国创始人。推翻清王朝后,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。民国5年(1916)8 月25日,乘建康舰察看象山、舟山军港后,顺道趣游了我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普陀山。当时陪同的有胡汉民、邓孟硕、周佩箴、朱卓文及浙江民政厅秘书陈去病、建康舰舰长任光宇等。时任普济寺住持了余和正在普陀山礼佛的北京法源寺沙门道阶,热情接待,并陪同游览观光。孙中山先生乘竹轿登临佛顶山时,为一路山光水色所陶醉,且有幸遇见海市蜃楼奇观。不知不觉间,在他眼前幻化出灵虚幻境,“诧以为奇不已”,乃由孙中山先生口述,陈去病代笔写的《游普陀志奇》一文,盖上孙中山“月白风清”印章。 事隔三十余年后,邓孟硕先生于1953年12月在台北一枝庐作《国父游普陀述异》,追述孙中山游普陀情景:“普陀山者,南海胜地也,山水清幽,草木郁茂,游其间盖飘然有逸世独立之感。至若蜃楼海市,圣云异物,传闻不一而足,目睹者又言之凿凿。国父是日乘笋舆最先行,次则汉民,再次则家彦( 即邓孟硕)、卓文、佩箴、去病,以及舰长则任光宇焉。去观音堂(即佛顶山之慧济寺)里许,抵一丛林,国父忽瞥见若干僧侣,合十作欢迎状,空中宝幢,随风招展,隐然簇拥,尊神在后。国父凝眸注视,则一切空幻,了无迹象。国父甚惊异之。比至观音堂,国父依次问随行者曰:若等倘亦见众僧,集丛林中作场乎?其上宝幢飘场,酷似是堂厅高悬者。国父口讲指授,目炯炯然,顾盼不少辍。同人咸瞠目结舌,不知所对。少倾,汉民等相戒勿宣扬,恐贻口实。是遂亦毋敢轻议其事者。”(载《南海普陀山奇闻异录》,台湾柯华印务出版公司1981年版)。时在锡麟堂坐关的佛教领袖太虚和尚,闻讯孙中山莅山视事,赋《中山先生游普陀作此即呈道正》诗,中山先生亦为太虚诗集所作《昧庵诗录》,诗集手题:“昧庵诗录”,署名于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