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密码:忘记密码
当前位置:首页>网上博物馆>佛教文化

佛教文化

禅门五家的形成

   安史之乱打击了延续数百年之久的门阀士族经济,中国封建社会进入了一个大变动的历史时期。由于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,是与土族制度的形成、儒家名教的衰落这一特定的社会历史现象密切联系的,所以士族经济的破坏,必然造成依附于这一经济基础的传统佛教势力的衰落,而只有与士族经济没有联系、或联系较少的个别宗派才有可能免遭厄运。
    安史之乱后,北方地区又相继经历了唐武宗灭佛、唐末农民战争、五代军阀割据等战乱。经过这些历史事变,基本上摧毁了北方佛教宗派赖以生存的经济条件,造成寺院被毁,僧尼逃亡,经籍散佚,戒律松驰的局面。唐武宗灭佛,可以看作慧能南宗禅走向繁荣、取得成功的转折。这是因为,安史之乱的中心和波及地区,主要是黄河流域,尤其是中原一带;会昌灭佛未曾予长江流域以及岭南地区的禅宗以重大影响;即使唐末五代的历次战乱,在南方所造成的破坏也相对比较轻微。
    由于上述原因,中原地区的社会经济呈现长期持续的衰退状态,中原文化不得不开始了大规模的转移。禅宗在南方的兴起和隆盛,实际E是这种经济、文化转移的一个信号。
    正值神会在北方地区与神秀后裔争夺法统之际,慧能的另外两名弟子《甫岳怀让和青原行思)在江西、湖南一带展开卓有成效的南宗禅的传授、发展工作。经过几代禅师的努力,最终担当起慧能之后禅宗发展的重任,完成禅宗在思想七、组织上、地域上的转移。至晚唐五代,所有禅宗派系都已汇集到这两大系统之中。
    当马祖道一在江西、石头希迁在湖南分头弘传禅法时,南方弹宗已显示出它的活力,确立它的优势地位。道一传怀海、普愿、智藏“三大士”,进入洪州禅的全盛时期。怀海后分出两支:一支由沩山灵袍传仰山慧寂,成立沩仰宗,该宗活跃于五代时期,至北宋而法系不明;另一支由黄檗希运传临济义玄,形成临济宗,该宗势力始终强盛,影响久远,流传至今。石头希迁下也分出两支:一支由药山惟俨传云岩昙晟,昙晟传洞山良价,良价传曹山本寂,建立曹洞宗,该宗崛起于唐末,此后传承不绝,影响仅次于临济宗;另一支由天皇道悟传至雪峰义存。义存下又分出两支:一支为云门文偃,由他创立云门宗,该宗在五代时勃兴,北宋时曾与临济宗并驾齐驱;另一支由玄沙师备三传至清凉文益,创立法眼宗,该宗在北宋初年达到极盛,但不久即衰微。上述五家禅系,就是禅宗史上著名的“五家禅”。北宋时,临济宗下又分出黄龙派和杨岐派两家,合此前五家,称为“五家七宗禅”。
    五家禅的成立和发展,可列简表(表见198-199页)。
    上述五家禅之中,除临济宗创立于北方,其他四宗都刨立于南方。但在后来发展过程中,各宗传播地域也有转化趋势,如云门宗原流传于广东一带,至北宋仁宗、神宗时,已转入北方,而临济宗则在五传后进入南方湖南、江西地区发展。当时形势,正如宋初赞宁所说“天下禅宗如风偃草”。五家禅在传播地域上几乎遍布大半个中国,在最高统治者、朝廷达官贵人以及地方官僚士人的支持下,各宗争艳斗奇,大显神通,显示出异花竞放的繁荣发展景象。
    江西、湖南的禅以及它们的发展形态五家禅,不仅是对历史条件和社会环境的适应,而且也是对佛教自身所作的深刻反省。他们在慧能禅、菏泽禅的基础上,又有所发展,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。
    首先,从怀让和行思起,开始建立分头并弘、分灯越祖、自由开放的禅法传授新体系。这一体系与当时政治局面的动荡割据,经济活动的分散性小农生产方式并无抵触,它使自身保存着继续开拓的潜力,故至五家分立而日益繁荣壮大。
    慧能弟子神会等人坚持的,是由楞伽师递相传承的一人一代的付嘱体制。这是一种封闭式的保守体制,它源于中国古代宗法制度下的长子继承原则,从而对禅的广泛传播造成内在的约束。神会由此出发,甚至批评北宗神秀的传授,说:   
    从秀禅师以下出,将有二十余人说禅教人,并无传授付嘱,得说只没说;从二十余人以下,近有数百人说禅教人,乒无大小,无师资情,共争名利。(敦煌博物馆藏本《南宗定是非论》)
    他在这里所说的“尤师资情”,从禅宗史发展的眼光看,不仅不是缺憾,反而是一种优点。客观上它具有瓦解宗法体制的意义,使长子继承方式在禅宗内部失去依存条件,洪州禅师徒之问和五家禅师资之间,为了探究禅的奥义、领悟弹的意境,时常采取你来我往、拳来脚去的方式,使禅僧间的参学问道变得生动活泼,富有生活气息,不仅相互交流了各地禅学信息、各人习禅体验,促进禅学发展,而且也有效地扩大r禅的传播范围。
    其次,洪州禅、五家掸反对传统的知解言说、读经看教。认为禅应该是一种直观的领悟,任何语言文字都会使人落人肯定或否定的执著,不能完成对禅的切身体验。临济义玄说:“我且不取你解经论,我亦不取你国王大臣,我亦不取你辩若悬河,我亦不取你聪明智慧;唯要你真正见解:”(临济录》)其师黄檗希运则认为:“我此禅宗,从上相承以来,不曾教人求知求解。”(《传心法要》)这些,正好与菏泽神会的禅法相反:神会不仅立知见,立言说,教人以知解,而且还提倡“厂读大乘经典”,鼓励信徒“书写、受持、读诵、为人解说”(《南阳和上顿教解脱禅门直了性坛语》)。与洪州禅、五家掸的激烈峻拔禅风相比,当初最富特色的慧能禅、神会禅,也只能算是循循善诱、“老婆心切”而已。
    每一时代的禅总是该一时代社会现实的折光返照。政治的分裂、经济的崩溃、思想的动荡,为洪州、石头两家的崛起和五家禅的繁荣提供了理想的条件和J“阔的舞台。他们以自己在禅宗史上的实际贡献而获得僧俗公认的地位,又因其传承久远而常为禅宗史书所载录、颂扬。
    宋孝宗淳熙十四年(1187),日僧明庵荣西到天台山万年寺,从临济宗黄龙派虚庵怀敞受法,将该宗传人日本。南宋末,一些中国禅僧东渡日本,大多传授临济宗杨岐派弹法。十三世纪初,日僧希玄道元来到中国,从洞山良价第十一三代弟子天童如净受学弹法,后将曹涧宗传入日本:此外,新罗僧道义、慧哲、洪涉、无染、顺之等人,于唐末五代时来华受习禅法,回国后分别开山传法。因此,禅宗除了在国内获得最广泛的流播,它对其他国家佛教的影响也十分深远。